行行大狀元第四十集:纏花大狀元 

纏花大狀元
曾國棻

      

      纏花與閩南春仔花相類似,都是用絲線纏繞紙板的手工藝術。但是對「春仔花」的印象都停留在結婚時新娘頭上所插的一朵紅色小花。春仔花因為樣式不同而代表身分有所差異。


       而傳統客家社會對於女性成長教育除了要求三從四德外,也強調「針頭線尾」、「灶頭鑊尾」、「田頭地尾」、「家頭教尾」合稱為「四尾」或諧音「四美」的庭訓。「纏花」便是「四美」中的「針頭線尾」。此項女紅做得越漂亮越細緻,代表著此婦女的美德,將受到更大的重視。


  客家「纏花」,將絲線「纏」的功夫發揮到淋漓盡致。除了新嫁娘必需自己親手用絲線慢慢纏出新娘花和頭飾(髮簪)及添丁的繡燈,新房的吊墜、供花;另外粄花、童帽及佛帽等都是細緻的作品。


       吊墜是客家纏花中做工最繁複細緻,用於佈置新房,吊墜掛於床楣上,其造型有葫蘆、宮燈、花籃的樣式。


  客家纏花的絲線色彩鮮豔多樣,例如:做百合花以桃紅色為花色,綠色為葉子色。在花瓣中還夾金箔紙叫做「帶金」,顯示出貴氣。


      依當時社會狀況和個人取得方便來使用,早期常用蠶絲線,很多線材都可以拿來使用,好比包邊線。一個作品裡可運用多種線材。線材有時要剝開,把專注力集中在一條線上。一股線裡有30絲,最小可以用10到15絲,比一根頭髮稍為細一點,耗損量比較多。


  客家是一個尊天敬祖民族,每天清晨的焚香上供,是一天的開始,上供時除了清茶外,也會供上鮮花,桂花、含笑、扶桑、樹蘭、夜合為主,因而此這五種花便稱為客家五供花,以纏花做的供花精緻度,代表著客家女子的婦德。


       客家粄花則是用於紅粄上。傳統的祭儀中紅粄來祀神,將細緻的纏花插於喜氣的紅粄上祭天公,不僅增加祭品的美觀,也是敬天祭祖的虔誠與重視。


       相傳這項纏花手藝,除了顯示婦德之外,早期生活不易,客家為了讓女子多一項討生活技術,所以只由母傳女而不傳子。


       屏東師院美教系畢業的曾國棻先生,在念研究所時,以「春仔花」為專題報告,此時與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陳惠美老師結下師生之緣,打破傳統,鑽研纏花的設計。


       曾國棻老師於2006年因研究「春仔花」,而啟蒙於陳惠美老師,2008年發表《台灣傳統纏花藝術之研究》畢業於華梵大學工業設計研究所畢,平日任國小美術老師,是國內第一位將纏花發揚的男弟子。


  曾國棻先生撰寫碩士論文時,在「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向陳惠美老師學習做纏花的技巧。陳老師又介紹其認識在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專門研究客家服飾的鄭惠美教授,他們並尋訪各處客家文物收藏家所珍藏的纏花文物。在田野調查時認識了收藏家陳達明先生,在他的收藏室中見到第一座供花傳世實物,讚嘆做工精巧卻無從得知製作技法,因為「春仔花」和「纏花」的製作技巧類似,曾國棻和陳惠美老師傾心研究纏花更加繁複的纏的工夫。


  來自不同領域卻是有著相同信念的人,構思如何讓纏花再度活起來。現今社會也開始重視即將失傳的纏花工藝,其中也不泛男性的研究者及收藏者。而現存的纏花傳世實物,大部分已是在民國初年的作品,這種用絲線纏繞的女紅,至少有百年以上的歷史。

       曾國棻心中感嘆:纏花工藝在現今社會的流逝,有多少人能在講求快速效率的生活中,回過頭來細細欣賞纏花的文化之美。


  2010年1月10日,在有心人士的推動之下,於宜蘭五結鄉(協和中路2巷51號)成立了「中華纏花藝術發展協會」,第一任協會理事長是陳惠美老師。希望藉著這個協會,能將客家纏花的工藝永遠傳承。

纏花的製作:
流程:
繪:在紙板上繪出「弓形」或有人稱「半月形」或「唇形」。
剪:將「弓形」紙片剪下來。
纏:是製作纏花的主要工夫。
組:將所有纏好的紙片組合。
綴:加纏一些色紙、珠飾、半寶石來點綴,最常見的點綴是用金箔紙。
帶金:用金色或銀色錫箔紙,用絲線壓纏在花紙片上。

製作技法:
纏:將絲線纏繞在紙片上,口訣「鬆、緊、鬆、緊」。
捻:兩手相搓,將絲線用食指和拇指相搓包纏於鐵絲上。
繞:將捻好的絲線繞在棒子上,抽出棒子使鐵絲成為一個空心螺旋體。
接:纏滿一片弓形紙片,中間相隔約2mm的距離,續第二片纏滿之後,對折,就可作成一片葉片。
折:利用「折」的技法,作出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