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大狀元第四十七集:簑衣大狀元 

簑衣大狀元
張天福

       溫暖的冬陽配上主人爽朗的笑聲,讓人心情愉快,也意謂著今天的採訪應該會很順利。在出發前,我們才知道「編織簑衣」這行業是已經「消失」的行業,可能沒有人會編織了,心裡就涼了半截。所幸到達後,主人張天福先生告訴我們,不是沒有人會編織,而是農民都改穿塑膠雨衣,沒有人再穿簑衣,也就沒有人再編織了。


      張天福先生首先帶我到他復育的紅棕園(紅棕是製作簑衣的材料),示範割紅棕。然後帶我們到一座三合院,告訴我們如何編織簑衣。


       早期農業時代常常將簑衣稱為「棕簑」,也就是由棕葉所編織而成的雨衣,因堅固耐用,是農民們最貼心的農具之一。而且從家裡擁有多少件簑衣,就知道他家的田地有多大。由於簑衣經常被使用,甚至使用一輩子,因此有「一件棕簑衣、遮風避雨到一生」的俗諺。


       張天福一邊指著一片片尚未織成的簑衣,一邊說,在中國大陸,農民很早就使用簑衣,先民來台開墾時,並沒有跟著帶來,一直到清朝中期,張文輝先生來台傳授,張雲輝跟隨學藝,經過三年四個月的學習才出師。回到銅鑼鄉後,廣收徒弟,簑衣的製作的方法從此流傳台灣各地。


       簑衣的材料是紅棕和黑棕兩種。紅棕是人工種植,約三、四年可採收;黑棕則是生長在野外的,比較硬,常放在簑衣夾層中當支撐用。棕葉裸露在樹幹外的纖維(即棕毛),採集曬乾,具有韌性,還有防水的特性,因此就成為製作棕掃、棕繩、棕簑衣最好的材料,而且耐潮耐用,成為以往農家最喜歡使用的器具。


       製作簑衣是複雜、費力、費工。從捻繩、穿繩開始,每一環結都很重要,只要一個步驟做錯,即使快完工,也要拆開來重做,這又要花費好幾天的時間。編製簑衣的過程,首先挑選好適合編製簑衣的紅棕,用手撕開下層的結蒂組織,再用綁在椅子上的「棕爪」清理整齊,然後曬乾,接著將紅棕層層交疊在一起,再以棕繩穿上縫鈎針,一鈎一密縫合而成。


       製作中使用數量最多的棕絲,是利用棕絲在大腿上慢慢搓揉而成,那種痛是他人無法想像的。有一句客家俗語說:「用別人的腳臂纍索仔,不知人痛。」就是最適切的描述。將棕絲搓成繩的工作,就是要直接放在大腿上用力搓揉才順手,日子久了,皮膚的表面都被棕繩磨損,紅腫破皮,最後長出一層厚繭。


       簑衣分為上衣和下圍兩部分,都是兩層。上圍不能超過手肘關節,下圍不能超過小腿肚。一般從上圍領口開始製作,一層接一層,類似早期屋瓦搭接的方式,用棕繩、粗針一圈圈的密密縫合起來。不能坐,只能蹲,雙膝整天頂著胸口,長期壓迫下,連站都站不起來。


       張先生感慨的說,民國四十七年,八七水災過後,輕便、便宜的塑膠雨衣發明了,在一夕之間,簑衣成了歷史名詞,而所用的紅棕材料也逐漸消失在田野間。現在已經看不到農夫穿簑衣在田裡工作,而且一件重達六公斤的簑衣,不論在實用,或是在費用上都不實惠。


       現今很少人會製作簑衣,也沒有人穿了,這不是沒落的行業,而是消失的行業。即使博物館有收藏,但三、五十年後,簑衣腐朽了,恐怕只有在圖片上才看得到。


       採訪小組離開時,張先生正在收拾簑衣,我們看著那逐漸褪色的簑衣,不禁有時不我予的感覺,時代在進步,有些禁不起時代考驗的東西必定會被淘汰。不過,它也曾經風光幾千年,也帶給農民許多的便利。